太原市筹资2.8亿元开发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

山西省林业厅

    从本月下旬举行的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生态休闲旅游规划专家研讨会上获悉,着眼于近年来城市周郊旅游业的蓬勃兴起,以及进一步提升省城旅游景点质量,太原市拟通过以政府投资为主导、适当吸收民间资本的投融资方式,筹措2.8亿元资金,将距太原仅36公里的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开发成为太原市民身边的“原生态绿色乐园”。
    作为太原市目前唯一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天龙山蕴藏着宝贵的森林资源和优美的生态环境,拥有20多种国家一、二类保护动物和久负盛名的天龙石窟。据悉,天龙山开发生态旅游的宗旨是有效发挥其作为太原市天然氧吧的独特优势,为太原市民提供一个优良的休闲生态环境;景区主题定位为“生态旅游、绿色休闲”,意在为市民创造一个真正的绿色生态乐园。
    开发中将构建以天龙山庄为标志的游客接待服务中心,同时分别打造天龙山生态文化景区和天龙山休闲活动景区,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太原市民环城休闲带,让人在其中充分体验自然生态、文化观光并进行各类休闲活动。开发将分为近、中、远三期进行。

  位于太原市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内的石千峰景区,正成为民间资本关注的投资对象。如果一切顺利,石千峰的生态旅游开发将是继天龙山景区之后,又一个吸引资本“进山”的范例。
  在太原市林业局副局长郭呈忠看来,以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为龙头打造生态旅游圈只是初步尝试,太原市其余4个国有林场也将依照“一场一业”模式,逐步发展生态旅游、种养殖业、林下产品深加工以及苗木培育等产业。
  这被民间资本视为太原市国有林场酝酿改革释放出的信号。不难看出,力邀民间资本“进山”,林业部门意在达成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

  A  民间资本“进山”   清明小长假前,太原市林业局副局长郭呈忠特意与厦门泛华集团负责人通了一个电话,询问对方考察石千峰生态旅游开发投资的计划和行程。
  虽然这桩投资项目还没有
“板上钉钉”,但郭呈忠仍难掩兴奋。在他看来,规模远超天龙山景区的石千峰景区开发,为太原市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他更期待民间资本的介入达成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
  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与太原市国营林场、天龙山自然保护区为“三块牌子、一套班子”的管理模式,隶属于太原市林业局。石千峰景区和天龙山景区均位于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内,按照国家林业局2009年对天龙山国家级森林公园改变经营范围后的行政许可,天龙山景区面积3984.51公顷、石千峰景区面积13663.32公顷。
  其实,在面积30万亩左右的整个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中,天龙山景区占地还不到四分之一,但天龙山景区紧邻晋祠,区位优势和交通优势明显,有庞大的潜在游客群。相比之下,面积近4倍于天龙山景区的石千峰景区则显得“默默无闻”。
  同
“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生态休闲旅游区建设项目”一样,石千峰景区也有可能采取多种方式吸引民间投资。太原市国营林场公园办主任吴城玉告诉记者,之前林业部门曾邀请一些企业家座谈,参与石千峰景区生态旅游开发,其中有不少投资者表示出很大的兴趣,不过目前还没有正式招商。
  据太原市林业局副局长郭呈忠介绍,此次有意开发石千峰景区的厦门泛华集团是一家资本雄厚的企业,之前也曾投资开发过生态旅游项目。公开资料显示,厦门泛华集团涉及投资、矿业、建设、金融等领域,先后在福建、江西、山西等地投资建设。并取得福建省长泰县马洋溪生态旅游区内天成山4310亩的开发和经营权,总投资2.5亿元,计划将其打造成为4A级国家旅游景区。
  “石千峰景区有一部分位于万柏林区,之前已经有民间资本介入进行前期基础建设,但现在还不具备接待功能。”太原市国营林场公园办主任吴城玉说,“今年2月份,我们已经与万柏林区达成共识,共同进行整体开发。因为开发规模较大,所以厦门的投资商可能只是其中之一,万柏林区也会积极邀请当地的投资商参与进来。”
  太原市林业部门的尝试并不是个例,借政策东风,民间资本大量涌入林业产业,正在打破国有独资的局面。有数据显示,最近几年,中国林业产业发展的总投入中87%是民间资本。在很多重点林业区,以森林生态旅游、林果、食用菌、花卉、林下中药材等为主的林业收入,在当地经济中所占份额已相当可观。国家林业局表示,民间资本投资林业不仅具有良好的生态效益、可观的经济效益,同时还有巨大的社会效益。

  B  “马拉松”式投资开发   其实早在两年前,辖区拥有两个国有林场的太原市阳曲县,就曾公开发布项目推介。“项目公开推介之后,确实有不少投资者来实地考察,但多数投资者只看不投资。”阳曲县林业局局长张秀对此很无奈。
  当时推介的30个开发项目涉及林业、旅游、农业、农家休闲、文化古村等方面。其中,作为国有林场,东山林场综合开发项目占地面积35万亩,西山林场综合开发项目占地面积60万亩。这两个国有林场都拟通过转让经营权等方式进行综合开发。
  为吸引资本“进山”,当地政府还推出多项优惠政策,在使用、管理、费用、奖励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然而,让阳曲县林业局感到困惑的是,由于缺乏配套政策,而且投资回报周期太长,很多投资人积极性受挫。直到现在,仍不断有投资者前来考察,却观望不定。
  相比之下,5年前在“中博会”上签订的“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生态休闲旅游区建设项目”,正在成为后来投资者的参照。
  过去,天龙山最欠缺的就是基础设施建设,游客上山游玩,吃、住、行、购、娱等基本服务都得不到保障。项目开发投资方山西欣中集团董事长冯海忠告诉记者,他们目前已累计投资1亿余元用于景区建设,包括天龙山庄、龙山昊天观、龙山景区的步道、点缀、周边治理,以及景区内新增景点的道路、绿化等基本设施建设。“现在每天接待能力达到3000人至5000人,一期工程结束后,预计接待能力将达到每天1万人。”
  中标天龙山项目开发至今,欣中集团并没有实施大规模的工程。冯海忠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尽可能地保护原有生态景观。“如果生态被破坏,游客是不愿意到这里游玩的。这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关系,绝对不能急功近利。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坚持‘不打一眼井,不伤一株树,不挖一铲煤,不捕一只鸟’的绿色环保开发理念。即便在修防火通道的时候,对一些成型的树,能移栽的就不毁掉,实在不行就尽量把路修得窄一些,避开树木。”
  按照计划,天龙山项目一期工程于2012年年底结束。冯海忠告诉记者,因为审批手续问题,一期工程可能要延迟完工。“天龙山既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又是国家级森林公园,涉及的管理部门比较多,希望太原市能够进一步理顺管理体制,便于后期顺利开发。”
  对于天龙山的开发,冯海忠表示,自己已抱定10年至20年长期投资的心理准备。“生态旅游投资资金回笼周期很长,要有平和的心态,甚至是抱着对社会做贡献的心态去投资,而不能有急功近利的想法。”
  太原市国营林场公园办主任吴城玉也认为,投资额度对这些企业来说反倒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在于他们所期待的回报率和回报周期。“如果开发商抱着急功近利的心态去投资,最后难免会变味走样。

  C  林场“脱贫”民资“致富”   在外界看来,民间资本的介入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利用不好,反而会破坏生态资源。太原市国营林场公园办主任吴城玉认为,民间资本的引入将更加明确权责利,将对屡禁不止的乱砍滥伐行为起到更好的管理作用。“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但关键是如何规范利用民间资本,发挥其优势,做到利大于弊。”
  天龙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山西欣中集团对其进行开发投资后,建好的旅游公路保障了护林防火的效率。山西欣中集团董事长冯海忠告诉记者,过去,林业部门对天龙山景区主要以护林为主,欣中集团介入以后,要用10年的时间种100万棵树,提高了天龙山景区的森林覆盖率。“不仅是种树,还要保证其成活率达到80%左右。”
  不仅仅是生态旅游开发,民间资本也将延伸到其他产业。太原市现有5个国有林场:太原市国有林场、娄烦县汾河国有林场、古交市阁上林场、阳曲县国有东山林场和阳曲县国有西山林场,这5个国有林场经营总面积168.2万亩,森林资源面积占到全市森林总面积的40%以上。
  针对上述国有林场的资源特点,太原市林业局副局长郭呈忠提出发展“一场一业”的模式:太原市国有林场以天龙山国家森林公园为龙头,开发建设生态旅游产业;阳曲县西山林场和东山林场分别打造林副产品基地和林下药材生产基地;古交市阁上林场利用其荒坡面积大、饲草资源丰富的优势发展养殖业;娄烦县汾河林场利用水资源丰富的条件,建立千亩苗木基地。
  “国有林场脱贫”则是引进民间资本的另一个原因。太原市5个国有林场虽然经过多次管理体制的变更,但未从根本上解决改革发展的关键问题。按照国有林场改革设想:社会公益事业主要由政府负责,商品经营活动主要由市场运作的职能分工,把国有林场承担的社会公益事业和以获取经济效益为目的的经营性活动分离开来。建立符合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的国有林场运行机制,生产经营活动由社会力量完成,通过政府购买劳务和服务的方式,使国有林场完成生产经营活动的完整链条。
  “古交市和太原市万柏林区非常支持国有林场生态旅游建设,并且积极筹集资金。”太原市国营林场场长王巧珍说,“现在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就是政府对我们的认可。”
  因为对民间资本的引进,目前除了
《太原市东西山林地林木认养办法》可以参照,很难再找到更多的配套政策。在土地利用等方面,太原市林业局副局长郭呈忠期望政策能给予更多的扶持,以便民间资本落地。记者得知,太原市林业局已拟定关于国有林场改革的意见,并将上报至太原市政府。
  “国家的林权改革也是刚刚起步,正在摸索阶段。目前我们所做的主要是生态景区旅游景点的开发,与林权改革相关的并不多。”山西欣中集团董事长冯海忠说,“在不破坏生态的前提下,今后我们也可能会尝试做一些林下相关产业开发。”

相关文章